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民进风采 > 会员文坛 > 文章

暖 流(外二则)


时间:2018-03-0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南通民进    作者:杨谔 - 小 + 大

 

妻子临出门时交待任务说:“快过年了,这两天我要去看两位朋友,你在家写几个‘福’字,最好能配上对联,还有横披。别忘了。”

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妻子的话从来都是“最高指示”,为怕后面几天事忙,当即动手。

大约花了两个多小时,完成了四副对联、四个横披和八个福字。对联的内容都是精心选择的,确保针对性,犹如私人定制。书写过程中,有几次感到有暖流从心头涌过,知道这是祈属“好人一生平安”,是对“世界充满爱”的向往!甚至还想起了一部美国电影中的两台词“原谅你的敌人,爱护你的朋友。”

后来又参加了几场市文联、市书协组织的书春送幅活动,每一次都能感觉到有暖流从心头淌过。

无法接受她的“聪明”

午饭后有一点空,想出去置办点年货。到了菜场,因为时间尚早,许多摊位上还蒙着罩布,但因临近年关,还是有不少摊主已经在等待着顾客的光临。

我找到卖海鲜的摊位,在一个中年妇女的摊位前停了下来,指着分成三堆的野生竹节虾问:

“什么价?”

“很贵的。”

我知道我的头发有些乱,胡子也已三天没刮,上身是一件灰扑扑的布外套,再加上干翘翘粗糙的双手,活脱脱一个农民工模样。

“总有价吧?”

“小的三十,中等的四五十,大的七八十。”她向我推荐小的那种。

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觉得中等的最合适,便开口道:“中等的那种,能不能便宜点?”每次出去买菜,看中后我都要例行公事一般地问“能不能便宜点”,至于摊主答应不答应,那是他的事,我无所谓。

女摊主抬头看看我,说:“既然说了,那就便宜2元,58元一斤。”

“刚才不是说四五十的吗?”我冲她笑笑,没等她回答,走了。

我不是不能接受58元一斤的价格,而是无法接受她的“聪明”。

变老

我从厂里出来,正要开车离开,南隔壁的老太紧走几步赶了上来:

“杨老板,今年过年你送点年货给我好哇!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又说:“吵就不和你吵了。”

撂下那话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,八十多岁的人,一点老态也没有,留下我独自坐在车里生了几秒钟闷气。

二十年前,我被招商引资到这里,大楼厂房盖好后,就没太平过。对于隔壁邻居,每年过节我多少都要送一些牛奶、油米、水果之类,表表心意。大约三年前的一天,那老太不知受了谁的挑唆,到处扬言,说我之所以给她送礼,是因为我的厂一直占着她的地。我闻听后,便给她断了“供”。

不久前在康复医院门口还见到这样一幕:

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头领着一位老妇人从门诊楼出来,想取违停在墙边的一辆电动三轮车。此时正在堵车。他见有汽车挡着,抬腿就踹了车头一脚。驾驶员钻出汽车问干吗,老头厉声说:“让开!”驾驶员委屈地说:“我也想走啊,但没法走。”老头上去又是一脚。驾驶员火了:“小心我扇你。”老头又复了一脚,恶狠狠地叫道:“想扇我?你来呀!我就踢了,能把我怎么样?”

保安和我赶紧上前解劝,驾驶员钻进汽车,干脆摇上了车窗。老头又高声叫骂了很多脏话,直到那辆汽车开走了还骂骂咧咧了一阵。

记得村上春树曾说:“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一个瞬间变老的”。人是从放弃自己的那一刻起变老的,放纵邪恶,没有廉耻,不再善良仁慈,倚老卖老,为老不尊,从那一刻起,人真的就变老了。

上一篇:母校是本书

下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工农南路88号海联大厦718室  |  电话:0513-51015956  |     网站管理